问题库

《红楼梦》真的很好吗?

贷你所贷
2021/10/15 3:41:51
《红楼梦》真的很好吗?
最佳答案:

现在看红楼,要说我本人看后的真实心情。毕竞剧中的人和事己经隔朝隔代,离我们已经很远很远了,与现在人的生活,思想己经是天壤之别。那些官宦人家的小姐丫头的生活,岂是我们一个常人可以去涉及可以去想象的,谁家能容那么多的姨太太丫头小姐。所以对于我个人,不存在有多大的影响,它只是一部剧,只是做为观赏的心态。很多封建陈旧的思想制度早已不存在了。

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红楼梦》它以一个庞大的家族为镜头,反映的是一个时代的兴衰史,人物命运的真实写照。

当时社会的三教九流,衣着服饰,饮食药典文化多种方面,以及作者精美的文笔天赋,里面的诗词,修辞,在文学艺术上的成就,大观园的园林,山水,建筑布局等等。

用它们可以去研究一个历史时代的风貌,研究人性的真假,美恶,这些价值都是不可否认的,值得后人为它多方面的研究,还可以称作为一本历史教材。

只是有一点,在人物命运的刻画上,除去宝黛那些风花雪月的爱情成份,大部分人的命运结局总是太过苍凉,苍凉到使人产生悲观的心情。但是仔细想想,作者写它的目的应该是很明确,它是一部警世醒人的书,正所谓开篇“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这正是他在繁华散尽历尽凄凉苦楚后的大彻大悟,也是这部跨世巨著的意义所在吧。

今天再去看它,对于我,还是存在更多的是苍凉悲戚感,假如人生真是这样的万事皆空,那我们活着还有什么意义?所以有些东西我们真的是只能当做教训,而不可去效仿。而有些东西应该去发扬光大,比方说尊老的礼仪,饮食茶点,药典文化以及富家公子宝玉对于每一个下人丫头的那种宽厚和仁慈。谢邀


岚婷云集

2021/10/21 12:16:00

我来回答

匿名 提交回答
其他回答(2个)

2个回答

  • 深海方碑

    2021/10/17 15:21:58

    是的,本身老法国人还是挺客气,治安案件也不多,但由于这些年非洲人大量定居法国,由于这个非洲人文化水平并不好,也没有亚洲人普遍的吃苦耐劳,所以在很大程度上会引起很多治安案件,比如强制侮辱白人妇女,偷到财务,持枪打劫,种族报复等等。

  • 眼镜不是学问

    2021/10/25 23:10:54

    某种意义上,《红楼梦》是众多女人托起的一台戏。在曹雪芹的笔下,成功刻画了性格泼辣的王熙凤、豪爽洒脱的史湘云、刚烈豪放的尤三姐、气质如兰的妙玉等栩栩如生的形象。在此,笔者重点描述一下贾家四姐妹,以及她们的婚姻和人生悲剧。

    曹雪芹在“举家食粥酒常赊”、“雪夜围破毡”的困境中,以贾家四姐妹的不幸为中心线索来描写《红楼梦》,给我们描绘了一个“昌明隆盛之邦,诗礼簪缨之族”的贾府。贾府的大观园更是人间仙境,被称为是“烈火烹油,鲜花着锦”,真乃“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 然而这样一个封建大家族却充满了人间悲剧。贾家的四姐妹元春、迎春、探春、惜春的不幸婚姻和人生,就是突出的代表。作者在给她们命名之前各加上“元、迎、探、惜”暗隐“原、应、叹、息”四个字,暗示世人《红楼梦》是一个原来应该叹息的故事。

    元春孤寂深宫

    元春名列“金陵十二钗”第三。元春生于正月初一,一岁之首。但作者落墨不多,似乎只描写了她一生中的两个镜头,即“榴花开处照宫闱”、“虎兔相逢大梦归”。但是元春的形象,宫廷的风云变幻,元春的升沉与贾府荣枯之间的关系,以及思想性格的横断面的描写成功跃然纸上,给读者留下了深刻印象。

    作者在“宝玉梦游太虚幻境”中就给元春埋下了一个大伏笔,定下了一个大悲剧。正册判词之二写道:“只见画着一张弓,弓上挂着香橼”。歌词道:“二十年来辨是非,榴花开处照宫闱。三春争及初春景,虎兔相逢大梦归”。即元春在二十岁时就已经很通达人情世事了,被选入凤藻宫封为贤德妃子,她的三个妹妹都不及她荣华富贵,然而伴君如伴虎,暗示元春年纪轻轻就死于宫廷政治势力的恶斗之中。

    红楼曲《恨无常》暗示元春早死。无常是佛家语言,原指人世一切即生即灭,变化无常。元春当了贵妃,但“荣华”短暂,忽然夭亡。元春省亲在私室与亲人相聚的一幕,便可见在荣华的背后,骨肉生离的惨状。元春说一句哭一句,把皇宫大内说成是“终无意趣”的“不得见人的去处”,完全像从一个幽禁她的地方出来一样。这揭示了封建阶级所羡慕的荣华对元春这样的贵族女子来说也还是深渊,她不得不为此付出丧失自由的代价。省亲之后元春回宫,似乎别离,其实已是死别。她丧失的不只是自由,还有她的生命。说元春“荡悠悠、把芳魂消耗。望家乡,路远山高”。贾府虽然离皇宫并不算远,但皇宫岂是常人随随便便出入之地,宛若隔着千山万水,只能以托梦的形式向爹娘哭诉:“儿命已入黄泉,天伦呵,须要退步抽身早”!这岂不是明明白白地要亲人以她自己的含恨而死作为前车之鉴,赶快从官场脱身避开即将临头的灾祸吗? 所以,元春之死不仅标志着四大家族所代表的那一派在政治上的失势,敲响了贾家败亡的丧钟,而且她自己也完全成了官场斗争的牺牲品。

    元春的心性是凄寂的,只见她归省时“忍悲强笑,安慰贾母、王夫人道:“当日既送我到那见不得人的去处,好容易今日回家,娘儿们一会,不说说笑笑,反倒哭起来。一会子我去了,又不知多早晚才来’!说到这句,不禁又哽咽起来”。元春的贵妃身份使她在骨肉至亲面前也只能“怨而不怒,哀而不伤”:实际上她内心的凄苦要远比说出来的多得多。“见不得人的去处”与“君门一入无由出,唯有宫莺得见人”是同一个意思。实际上元春的“晋封为凤藻宫尚书”也并不是个美妙的晋封,皇帝给“红颜暗老”的宫女们赐号“尚书”,实际上是用空名欺骗以示安慰。因此,元春邀得帝王“宠幸”的标志是在“贤德妃”这一加封上,自然必会使她招来莺忌燕妒。如她归省时“隔帘含泪谓其父曰:‘田舍之家,虽齑盐布帛,终能聚天伦之乐;今虽富贵已极,骨肉各方,然终无意趣!’”难以掩饰她内心深处的幽闭怨旷之苦。元春的这种痛苦对于历代的宫女和妃嫔来说,具有普遍性。虎穴般的宫廷生活使元春感到自己福祸无常、荣辱难定,从而识辨出哪里存在着天伦之乐,哪里是不得见人的去处,进而加剧了她的内心之苦,形成了她忧郁凄寂的心性。

    迎春身陷狼窝

    二小姐迎春生于立春之日。诨名木头,老实无能,懦弱怕事,最终身陷狼窝。《红楼梦》正册判词之六写道:“画上一恶狼追扑一美女,欲啖之意”。其书云:“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金闺花柳质,一载赴黄粱”。子系是繁体孙字,丈夫姓孙,叫孙绍祖,婚后一年就被虐待而死。

    其红楼曲《喜冤家》唱道:“中山狼,无情兽,全不念当日根由。一味地骄奢淫荡贪还构。觑 着那侯门艳质同蒲柳,作践的公府千金似下流。叹芳魂艳魄,一载荡悠悠”。这都是写给二小姐迎春的。她与精明能干的三小姐探春恰恰相反,老实无能,懦弱怕事,探春有“刺玫瑰”美誉,她却有“二木头”之诨名。

    她不但作诗猜谜不如姐妹们,在处事为人上也只知退让,任人欺负。对周围发生的矛盾纠纷,她采取一概不闻不问的态度。如她的金凤首饰被人拿去赌钱,她不追究;别人要替她追回,她却说“宁可没有了,又何必生事”。事情闹起来了,她不管,却拿一本《太上感应篇》自己到一边看去。抄检大观园,司棋被逐,求她说情,她虽掉眼泪却“连一句话也没有”。性格刚烈的丫头司棋只好以生命来抗争,无奈一头撞死。

    迎春如此懦弱到极点,可以说,她是四姐妹中最可怜、最窝囊之人。而三姑娘探春为了维护自己的尊严,保护自己的丫头,不许抄家的翻动丫头们的东西,并且当着大管家凤姐的面打了抄家者一记响亮的耳光,与迎春正好恰恰相反。 看起来迎春像是被“中山狼、无情兽”吃掉的一样,其实吞噬她的是整个封建宗法制度。她从小死了娘,父亲贾赦和邢夫人对她毫不怜惜。贾赦欠了孙家五千两银子,将她嫁给孙家,实际上等于拿她抵债。虽然迎春回贾府哭诉她在孙家所受到的虐待,尽管大家十分伤感,也无可奈何,只好忍心把她再送回狼窝里去。在大观园女儿国中,迎春是封建包办婚姻牺牲品中的一个典型代表。

    作者通过她不幸的婚姻结局,揭露和控诉了封建婚姻制度的罪恶和黑暗。也如她所作的春谜《算盘》一样:“天运人功理不穷,有功无运也难逢。因何镇日纷纷乱?只为阴阳数不同”。这是用拨动乱如麻的算盘,暗喻将来迎春嫁到中山狼家,挨打受骂,横遭摧残,过不上一个安宁的日子,最终只好发出了阴阳命数不如别人的宿命论的叹喟。

    探春只身远嫁

    探春是《红楼梦十二钗》中的一个重要人物,贾府的三小姐,宝玉的三妹妹。“才自精明志自高,生于末世运偏消”是她的真实写照。她志向高远,精明能干,是众姐妹中比较清醒、眼光敏锐的一个。

    三小姐探春生于三月初三,即踏青探春之时。诨名“玫瑰花”,又红又香只是刺手,喻其性格。“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文彩精华,见之忘俗”。她积极有为,敢说敢干的气魄,有别于宝钗。她敢怒敢言,无脂粉气,有别于湘云。她严于律己,公正无私,有别于凤姐。她是一个坚毅明敏,有胆有识,充满正义感的女子。她虽是大家闺秀,红楼小姐,却有着与众不同的举止、气度。

    探春的性格与姐姐“二木头”更是形成了鲜明对照,她眼光敏锐,一针见血,早已看透了这个明争暗斗的大家族。《红楼梦》中许多有分量的话,都是从她口里说出来:“恨不得你吃了我,我吃了你”。封建阶级家庭内部鸡争鸭斗的丑态表露无遗。她早已冷眼观照:这样的人家是定要“一败涂地”。她不是一个男儿,心中却充满了男子气,很想摆脱世俗的暗斗,走出去大干一番事业,光宗耀祖。面对着大家族人与人之间的明争暗斗、日复一日的破败,她曾沉痛地说:“我但凡是个男子,可以出得去,我早走了,干出一番事业来,那时自有一番道理”。大有旧文人逃离樊笼、远走高飞的志向,大有“学不成名誓不还”的气魄。

    然而大观园正如女儿国的牢狱、樊笼,她往哪里飞?她又如何飞得了?探春的才情虽不如林、薛,但她的气魄的确“不让须眉”。在理家治园、兴利除弊以及抄检大观园时秉烛而待,打王善保家的响亮耳光,都表现了她的干练和决断。她有欲挽狂澜之志,精明能干,一身正气,公正无私。探春看不惯生母的明争暗斗,在众目睽睽之下,公正无私地处理了舅舅的后事。她亲自查明旧账,按往例秉公办理,不肯多加银两,也不回避与生母的当面冲突,气得生母咬牙切齿,骂她不孝。她根本不去理会,反而义正词严地指斥吴新登媳妇胆敢故意刁难,这是她第一次充分表现了大公无私和敢于战斗的精神。她提出了影响面较大的节约和对大观园新的管理方案。“有账必寻”“责任承包制”“兴利除弊”,她采取的一系列改革:兴利除弊,植养生息,开源节流,正名分,别等级,挽救危机,令凤姐自叹弗如。

    探春虽然有远见卓识,但最终只身远嫁天涯,不能不说是她的悲哀。《红楼梦》正册第三幅有关探春的判词:“后面画着两人放风筝,一片大海,一只大船,船中有女子,掩面泣涕之状”。也有四句写道:“才自精明志自高,生于末世运偏消。清明涕送江边望,千里东风一梦遥”。这很明白地暗示探春要漂洋过海,像风筝断线一样游荡漂泊,远离故国,一去不返。序曲《分骨肉》中介绍了她旷达的心胸:“一帆风雨路三千,把骨肉家园齐来抛闪。恐哭损残年,告爹娘,休把儿悬念。自古穷通皆有定,离合岂无缘?从今分两地,各自保平安。奴去也,莫牵连”。这正是对探春的真实写照:山遥水远,凄凄惨惨,生离死别,分明是远离家乡,一去不返。

    惜春最终为尼

    四小姐惜春生于芒种之时,即饯春、惜春去也。她是一个孤独的、麻木的、心冷嘴冷的、“不听菱歌听佛经”的无情小姐。她在贾氏四姐妹中年龄最小,逐渐懂事时所见到的正是贾府已趋衰败的荒凉景象。四大家族的没落命运,三个姐姐的不幸结局深深地触动着她日益成熟的心灵,她不仅为自己的未来担忧,而且对生活失去了向往和追求,于是便产生了弃世出家之念头。

    《红楼梦》正册判词之七写道:“画上一所古庙,里面有一美人,在内看经独坐”。其判词道:“勘破三春景不长,缁衣顿改昔年妆。可怜绣户侯门女,独卧青灯古佛旁”。这正是四姑娘惜春的真实写照。她看到自己的三个姐姐都好景不长,对人生深感绝望,最终“缁衣乞食”,境况十分悲惨。她的结局并非如续书所写,取妙玉而代之,进了花木繁茂的大观园栊翠庵,过着闲逸的生活,丫头紫鹃“自愿”跟着去服侍她。

    惜春“堪破三春,披缁为尼”,并不表明她在大观园的姐妹中见识最高、最能悟彻人生的真谛。恰恰相反,作者非常深刻地对惜春作了解剖,让我们看到她选择这条道路的原因。别人说她是一个心冷嘴冷的人,而她却道“只能保住自己就够了”。抄检大观园时她咬定牙,狠心地撵走了毫无过错的丫鬟入画,面对别人的流泪哀伤无动于衷,真是麻木不仁极了。为此,当贾府一败涂地之时,入庵为尼便是她唯一保全自己的必然之路。也正如她听说妙玉坐禅中了“邪魔”,叹息她尘缘未断,便想自己若出家,定能“一念不生,万缘俱寂”。和妙玉的“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恰恰相反。正像她作的诗一样:“悟禅偈:大造本无方,云何是应住?既从空中来,应向空中去”。真是“可怜绣户侯门女,独卧青灯古佛旁”,终日过着“缁衣乞食”的悲惨凄凉的生活。也正如她作的春谜《佛前海灯》 一样:“前身色相总无成,不听菱歌听佛经。莫道此生沉黑海,性中自有大光明”。春谜预示着惜春不幸的归宿,不能不令人叹惜:惜春为尼成谶语,公府千金披缁衣。

    红楼曲《虚花悟》更是暗示她的最终结局:“将那三春勘破,桃红柳绿待如何?把这韶华打灭,觅那清淡天和。说什么,天上夭桃盛,云中杏蕊多。到头来,谁把秋捱过?则看那,白杨村里人呜咽,青枫林下鬼吟哦。更兼着,连天衰草遮坟墓。这的是,昨贫今富人劳碌,春荣秋谢花折磨。似这般,生关死劫谁能躲?闻说道,西方宝树唤婆娑,上结着长生果”。

    如果说元春被送到那见不得人的去处,是走入虎穴,伴君如伴虎,只待“虎兔相逢大梦归”。奉献了才貌、青春以至生命,却毕竟还是换来了瞬间的繁华。那么迎春一开始就被送进了狼窝并很快被折磨致死,“金闺花柳质,一载赴黄粱”。探春被选为义女,结局是“一帆风雨路三千”,“从今分两地,各自保平安”,永远回不来了。三位姐姐的婚姻和人生悲剧,对惜春更是一个极大的冲击,为此,她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出家当尼姑,“独卧青灯古佛旁”,只可惜这样一个大家闺秀、侯门千金竟然终年和青灯古佛做伴,如花的美貌,似水流年,竟消耗在枯寂的经卷之中。

    曹雪芹以贾家四姐妹的不幸为中心线来探讨红楼悲剧,揭示出了封建社会,人情事故的富贵不常,事态炎凉,好人无报和人们最后的皈依经堂。贾府四春就是这般的“原应叹息”(元迎探惜)!真是 “三春去后诸芳尽,各自须寻各自门”。大观园女儿国从此结束了它的黄金时代,真乃是 “千红一哭,万艳同悲”。

相关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