问题库

你们农村都安装天然气了吗?请大家分享一下使用过后的体验?

黄河边
2021/10/15 1:56:57
你们农村都安装天然气了吗?请大家分享一下使用过后的体验?

我来回答

匿名 提交回答
其他回答(1个)

1个回答

  • 德新社

    2021/10/24 15:34:44

    心理咨询还是挺有效的,在这里分享一下我的咨询历程吧。答案有点长

    上个星期结束了做了一年的咨询,在咨询的最后两次,咨询师问我,还要继续吗?

    我拒绝了。

    结束的那一刻,似乎话还没有说完,她也没有像过去的每一次一样,说“我们下次再来深入探讨一下这个问题。”而是笑着说,“那我们就再见了。”

    这一段“亲密关系”不同于我所经历过的任何一次,这是一段完全由我来掌控的“亲密关系”。这种掌控感,也让我有了一种被治愈的感觉。

    一 心理咨询到底是什么?

    《老友记》里瑞秋怀孕之后和乔伊有一次“假装约会”,这俩人作为在情场沉浮的高手,决定互相展示一下自己在约会中使用的“招数”。相比乔伊的假装有粉丝搭讪、夸赞对方美貌等一通操作,瑞秋的“招数”看起来实在是简单的不值一提。她只是托着下巴,专注地望着对方,说“so where did you grow up?”在乔伊老实回答了之后,瑞秋又问“so were you close with your parents?”这个问题打开了乔伊的话匣子,他忘情地说自己和母亲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多,但是和父亲总是无法亲近。瑞秋说“It`s gotta be rough.”乔伊伤神了一刻之后,恍然大悟地瞪大了眼睛“nice move!”。“where did you grow up”一个指向童年的简单问题,就成功俘获了几乎睡遍整个纽约城所有女性的花花公子。

    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万般委屈的童年,有一个人能够坐下来专注地倾听,就是治愈的开始。

    但是咨询又不仅仅是这样。

    在一次咨询之后,我在随身携带的日记本里写了这么一段话:

    “今天的咨询让我觉得格外地开阔。像是咨询师拿着放大镜和探照灯,带领着我,在记忆一望无垠的黑暗沼泽里,寻找额外的线索,找出破绽,看到改变的契机。”

    电影《杀死比尔》在第一部里给我们布下了一个疑阵,让我们以为这个一脸横肉,看上去就像是一个恶棍的人就是比尔。直到第二部,我们才发现,真正的比尔是那个瘦瘦的,看上去一脸风霜的老人。这个比尔慈眉善目,他对复仇者碧翠丝有养育之恩、栽培之恩,他是碧翠丝的养父、师父、老板,同时也是她的情人。这样的一个人,在碧翠丝找到了一个音响店老板,决定离开他的杀手组织,并决定和音响店老板一起过“岁月静好”的生活之时,比尔出现了,他杀光了所有人。这次杀戮让碧翠丝觉醒,她经过了艰难险阻,终于杀掉了这个给与她一切同时又夺走她一切的人。

    就像这个电影一样,我们的记忆也常常有一些误差。我一直以为我所有的童年不快乐,都来自于和子女亲近不起来的父亲,直到在一次咨询的过程中,我才发现真正的比尔是我妈。我想起小时候反复做的一个梦,在这个梦里,我妈变成了一个要来索命的魔鬼,她还是往常的样子,却带着一副冰冷无情的面孔。在梦里,我拼命的逃跑却总也逃不出。想起了这个十分恐怖又诡异的梦,就像是点燃了火药的引线般,在我的心里激起了惊涛骇浪。各种记忆开始复苏,我终于意识到那些不安、说不出来的焦虑、自责,原来是比尔背后的比尔在悄悄地起作用。

    我为什么会把这些记忆隐藏起来了呢?巴塞尔范德考克在《身体从未忘记》这本书里有一个观点“如果母亲不能满足婴儿的冲动和需要,婴儿就会学会如何成为母亲心中的婴儿。”原来我们生来就会自动合理化,加上“世上哪有不爱孩子的妈妈”,这句话像是一种集体潜意识,是呼进呼出的空气。空气怎么会是错的呢?如果有错,那也一定是我错了。这样的合理化完成之后,与之相关的一切就进入了潜意识的无妄之域。而咨询,就是帮你把遗忘的东西,捡回来。

    二 咨询是情绪最好的容器

    你学过多少情绪管理的方法?

    相信很多人推荐过写日记,确实在写的过程中,力注笔端,会让人慢慢冷静下来,这给了我们一个缓冲的时间。

    还有人推荐冥想,这个好难做到,最可能的结果可能是越想越生气。

    给好朋友打电话呢?拿起电话说,“哎 我心里好难过啊……”对方说,“你的问题就是想太多”……

    情绪需要被理解,但是理解的第一步是被看见。

    范晓萱有一首歌叫《氧气》,“沉入越来越深的海底,空气很稀薄,快不能活”。情绪有时候像水,当溺水的时候,就需要有一个人深入水中,再亲手把你拉出来。

    在咨询的前半程,我还处在情绪风暴的中心。有一回想起小时候养的一只小京巴狗,从小学开始,一直养了很多年,这只小狗的名字叫“小狐狸”,他像一个和我一起长大的伙伴。后来到了初二的时候,小狐狸开始出现了变老的迹象,他变得行动缓慢。在一天下午,我爸在院子里倒车,他没有及时从车底躲开,被压死了。我爸把他的皮剥了下来挂在了墙上,又一直挂了好几年。我虽然看到了整个过程,但是却不敢表达一丝的情绪,甚至帮剥皮的我爸递了刀子。在之后的几年,我看着他的皮毛在日复一日地风吹日晒中脱落,最后仅剩下一张灰褐色的皮孤零零得粘在墙上。我相信那时候的我是出现了一些人格解离。多年之后,在咨询室的小小空间里面,我再次想起这件事情。咨询师看着我,在那个此刻当下,她像是和我一起站在水中,她看到了我的悲伤无穷无尽,看到了我的愤怒像滔天般的巨浪,她也看到了我深深的歉疚。那天走出咨询室,我心里像是卸下了一个千斤重的包袱。

    很多情绪问题的源头都来自于堆积成山的未成年时的“未完成事件”,它们变成了无名的悲伤、愤怒、不平和恐惧,汇集成一锅滚烫的开水,满满的,咕嘟咕嘟的冒着热气,烫得让人受不了。心理咨询师的作用,就是帮你找到情绪的源头,抽掉那釜底的薪柴。

    三 咨询关系本身就是治愈

    上大学的时候,我有一天战战兢兢地找到当时比较信任的大学老师,我问她,“太自卑怎么办?”她说,要悦纳自己。并举了一个她自己的例子,说她以前和一群朋友去看演出,演出的节目中一个女孩长得特别好看,于是她其中一个朋友说“你看人家长得多好看,你怎么长这么丑“,我这个大学老师回,我是没她长得好看,但是她也没有我身上的才华啊。老师的本意是要安慰我,但是我当时听完之后更自卑了,因为我发现老师觉得我丑,另一方面觉得我啥也没有。其实现在想来,那年的老师也很年轻,而悦纳自己是一个非常抽象的概念。怎么才叫接纳自己呢?老师给我提供了一个终点,却给了我错误的方法论。

    一转眼,距离向老师提出那个问题已经过去了十年。在这十年当中,这段和咨询师的“咨询关系中”,才让我真正领悟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接纳。

    正如我在开头所说,这是一段完全由我掌控的“亲密关系”。马克思说“人是社会关系的总和。”我们通过各种关系来进行自我定位,我们一边从关系中受益,一边又被关系划下一道一道的伤口。亲子关系、亲密关系、同事之间、朋友之间,有太多的禁忌和“不被允许”。而“不被允许”的感觉有多糟糕?这样的体验几乎每天都在发生,从父母夺走你嘴边的棒棒糖开始。

    有一次咨询的时候,咨询师一语道破天机,“你已经长大离开了家,你的父母再也够不到你了,可是你完全接受了犯错就要受惩罚的机制,你在代替自己的父母惩罚自己。”

    在这一段好的咨询关系里,你的一切都是被允许的。换句话说,就是关于你的一切都是被接纳的。咨询师重视你的每一种情绪。记忆本身可以被修改扭曲,但是咨询师告诉你,你的感受是真实的。咨询师的接纳和允许,变成了自己对自己的接纳和允许。

    最后,用理性情绪行为疗法之父阿尔伯特.埃利斯的一句话作为这篇回答的结尾,“自尊和自我接纳都是可以获取的——只要你愿意,只要你去选择,你就可以得到它们。”

相关问题